逍遥岛会所

当前位置:主页 > 上门服务 > 逍遥岛会所 >

一名男按摩师爆料,为女顾客上门服务的行业秘密!

来源:搜狐新闻             发布时间:2017-12-28             查看次数:
    我是一名男按摩师,专给女客户做上门服务,这些年也见过不少形形色色的女人,有富婆、有人妻、也有被人包养的小三;今天我就来给大家说说我和我的女客户们那些曾经不能说的秘密。
    我们这一行看似简单,实则内里也是风起云涌,很多人会问了,一个按摩师的行业能翻起什么大浪,还风起云涌,吹牛的吧!
    如果你真是这样认为的话,那么你就大错特错的,每一个行业都有不为人知的一面,表面越简单的工作往往越不像你看上去的那么简单,按摩师的一些内幕也只有我们这种从业多年的老人才知道,今天我就给大家说一件内幕,揭开一下行业内的污浊。
    本来我是不愿意说的,但是良心的驱使,加上内疚,我希望在网络世界当中将一些事情说出来,网络当中毕竟也还存在着一些当空悬剑,我不能做到的,也许让能做到的人看到了,会有一些反响吧。
    其实我们很多时候不光只是给客户按摩,还会接一些“任务”,比如说有一些服务对象是富商的老婆,主管就有可能安排我们打听服务对象老公最近的行程或业务情况,说白了我们很多时候都觉得自己像个商业间谍。
    还有一些就是要我们在为客户按摩的时候向他们透露一些商业信息,比如告诉她前两天我给某老板的太太按摩的时候听说她老公最近有哪些很重要的金融动作,往往我们这看似不经意的一句话,对商业信息极为敏感的商人来说都是一句金玉良言,可是他们又怎么会知道,我们所说的话是某些幕后老板为了促成交易而耍的小手段呢。
    所以各位做过SPA或者按摩的网友,有没有想过按摩师跟你说的话其实有很多是刻意的呢,当然,也不尽然,你对他们没有作用,自然不会被利用。
    还有一些内幕,也是你们所不知道的,做我们这一行的,经常接触一些空虚的女人,她们对某方面有特殊的想法,不过我们也有自己的原则,不能随意与客人发生关系。
    可是常在河边走,如何不湿鞋?
    私底下,也不是没有女人跟我和谢云流露过那种意思,甚至有客户偷偷问,如果跟我那样一次,要多少钱才够。
    也有女人把钱放在我面前,那意思我懂,我却装糊涂,只肯收应该拿的钱,因为我还不想死,我不想图一时的享受,让我第二天就沉了江,或者和混泥土一起变成某个建筑的柱子。
    所以,现在客户群里面经常有人开玩笑,看我什么时候会下水,看是谁跟我成了好事,又或者我是不是真是取向有问题。
    对此,我表面上都是腼腆的笑一下。但是我心里却已经躁动了,我也是个男人啊,天天接触有不同魅力的女人,我能没有想法,我能不想找个知心的,爱我的女人吗?
    古城,日新月异,金迷纸醉,南方的女子又那么美,但是现实却让我时刻警醒自己,不要一时迷了心,毁了自己也毁了别人,再做几年,赚够了,回乡下去找个本分女人过自己的幸福日子去。
    但是,这近乎绝望的坚守,却在我意想不到的时候,被轻易的打破,然后,我的生活开始产生了巨大的变化,让我彻底明白,痛快,原来是要痛苦,然后才会快活。
    又有人越界了,一个老早就走上这条路的前辈,曾经跟我们自豪的说他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想不到的是,他也会栽了。
    过界的事,我们心里都知道,不会有好结果的。一个月前,发现了他过界,谢云就断了跟他的联系,并且放出风去,老死不相往来,一切后果都是他自己找的。
    我也没有想过再去理会他的事情,我看得很透,在外面打拼的时候,我已经见过许多跟传言不一致的事情,我知道那结果。
    让他过界的女人,原本经常找我,虽然每次我们给顾客服务的时候,顾客都戴着类似化妆舞会的面罩,而且不说名字,只说代号,可我们总能有办法辨认自己的客户。
    很多顾客在服务过两次之后,熟络了就会摘下面罩。即便不摘下,也不说代号,只要服务过几次,顾客身上的特征,比如说痣,纹身,我们都会牢牢记住,只是不说而已,这是我们投其所好的依仗。
    那个女人在第一次就摘下了面罩,很美,但美的同时也透着野,眼神中有一种让我感到危险的不安份和贪婪。
    所以我让谢云安排转单了,让前辈去,他是我和谢云都觉得很安心的,从没有不稳定的迹象。
    结果还是出事了,仅仅三次见面,前辈就有了明显的变化,接着就被某个客户提醒,曾经看到前辈跟一个客户在野外的汽车里面,而那个来提醒的客户,很喜欢前辈很久了却一直没有得手。
    当时我问过他,我真的不愿意相信他是过界了。
    但是我错了,他一开始不承认,到后面冲我怒吼,骂我不懂得什么叫爱,甚至连谢云也骂,说多管闲事。
    我难道不懂得什么叫爱?可笑,但是爱这种东西,是我们这样的人能得到的吗?最好不要轻易的付出,等赚够了,然后远离了这灯红酒绿的地方再开始,重新的,也是认真的开始。
    谢云出面劝他收手,但是被所谓的爱冲昏了头的他却嘲讽谢云,最后闹得不欢而散,也就造成了不再联系的局面,还真够绝情的,难道他以为爱情就那么简单吗?
    我也知道,每个客户虽然都像那养在家里的花瓶,如果不是经常得不到自己男人的关爱,不会找到我们。可她们的男人宁愿不动她们,也绝对不允许脑袋上面戴一顶帽子。
    除非给自己戴帽子的人,实力更强,忍不住也得忍,否则男人的两大仇,绝对会惹出大事。
    而前辈只是一个按摩师。
    后果来得如此之快,当我听到消息的时候我很意外,也于心不忍,但更多的是痛心,我觉得不值得,为了一个那样的女人,却付出了那么惨重的代价。
    他是被抓到的,罪名是杀人,别抓的现场,有个惨死的女人,鼻子和胸口的肉据目击者说是在前辈的肚子里面,而前辈则因为拒捕被当场击毙。
    那个让前辈过界的客户也没有了消息,其实看现场照片,我就知道死的是她。
    我不敢相信,我知道前辈的为人,绝对不可能做出那样的事情。
    不相信也不能说出去,这事就是这么定性的,真相,也迟早会消失在时间的磨砺中,这就是现实。
    别把自己当个人物,更不要以为人定胜天,真爱可以打破一切束缚,那个只是传说。
    虽然一般情况下单线联系,要熟人介绍才能成为我们的客户,但我们还是受到了影响,谢云也吓得十天不敢接单给我们。
    可是生活还得继续,有个神秘人出面,让事情成为了过去,所以我们今天又开始了忙碌。
    本以为前辈的事会让整个行业警醒,我也更加不会和过界这种事情沾染半分,可是那时的我又怎么知道,一个更大的局正在向我铺张开来。
    事后的这一天,我准备动身前往一个酒店的时候,谢云坐着轮椅从卧室里面出来,嘴里有些激动的说道:“零号,转单,你待会去麓山七号别墅,一个老客户指定你服务,来头大,并且会介绍新客户,尽心点。”
    我点点头,心里却微微一沉,麓山七号别墅,是那个让我叫她胡姐的女人。
    和那女人比,胡姐更加让我为难,说不美不吸引人,那是假的。而且几次服务之后,她已经流露出那种意思,偏偏她的来头极大,谢云都不敢同样转单。
    “新顾客的资料暂时没有,只是说性格有点怪,这一点我觉得你应付得过来。不过……”谢云有些怪怪的停了一下,然后才低声说道:“实在不行,那七号别墅的老客户,你吃点亏。”
    吃点亏?这是我们行内的话,外行人绝对不明白,那是指允许亚过界。
    其实过界和亚过界有区别吗?我觉得没有,不过是说得好听点。亚过界,将会出现很多不可捉摸的后果。
    可谢云都这样说了,也就是说她受到了巨大的压力,不得不妥协。
    其实我半年前就有点怀疑了,在古城,谢云一个弱女子,在这弱肉强食的地方,能够短时间内拥有这样大的特殊圈子,背后没有别的人在主持才怪。
    过界,我不敢去想,前辈的事情,就是前车之鉴,血淋淋的教训。
    但亚过界,也是对我的巨大考验,虽然我早就接受过专门的培训,但我从来就没有想过会有这么一天。
    这一刻,我觉得自己极有可能会遇到巨大的危险。
    半个小时后,我从的士上面下来,这里就是我们麓山里面一个豪宅,也是胡姐的别墅。按照道理,这麓山里面不该有私人的豪宅,连民房都被迁走了,一切都归公园所有。
    可是实际上,这麓山里面,大大小小的所谓的办公场所,其实都是别墅,都是市里面一些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在住,挂的办公场所的名而已。
    这样也是现实,我们了解社会的现实,却无话可说。
    走到那铁门前,我记得半个月前,我过来的时候,门不是这样的,从外面可以看到里面,而现在,已经变成了封闭的铁门,外人已经看不到里面的情况了。
    按动了门铃,跟着我就听到一个有点熟,但是我又想不起来的声音从对讲的地方传来:“请问找谁?”
    “我是零号,有人联系我过来谈私人保健计划的定制。”我很平静的说道,然后回头看了一下后面,确定没有人跟踪,不过有没有人跟踪,私人保健计划也是我们做事的幌子。
    “零号,今天过来得挺快嘛。”别墅的大门很快打开了,不过我一进去,一股浓郁的香水味就冲入    我的鼻子里面,而且背后就被一个有着难以形容的柔软身体紧紧搂住。
    心里微微的一颤,我却努力保持着平静,胡姐的声音,还有这种柔韧到极点,我绝对不会认错。
    “没有堵车,也许是今天挖坑的都想休息吧,加上交警哥哥们很努力的保证畅通。”我笑着说道,眼睛却看到了一个让我心头一颤的女人。
    是她,那个女人我见过,是个警察,在一次便衣行动当中见过她,记得那一次她是用一个杀马特的假发来伪装的,如果问我为什么能记得这么清楚,也许是天生的职业敏感,对长得漂亮的女性都会留下深刻的印象。
    今天她的头发虽然已经变成了纯黑色很垂的搭在肩膀上,脸上也带着面罩,但是我绝对不会认错了,绝对就是她。
    而她的面罩下面的眼睛里面,一缕惊讶一闪即逝,跟着就是一种我也看不懂的眼神,失望吗,还是别的?
    “这几天脖子和腰,还有腿,都很酸,难受我都恨不得去砍掉,你今天得给我好好揉揉,你再不来,我可要找到你们那里去了。”胡姐就像彻底没有了骨头一样,干脆就直接挂在了我背上。
    鼻息咻咻,而且透着一种热,胡姐,今天看样子是很激动,一定要跟我发生点什么了。
    可我的心却落到了对面的那个女人身上,她就那么静静的站在门口,也没有说话,距离虽然不到十米,可我却有种远隔千里的错觉。
    “我先去洗个澡,你们随便聊聊。”进入那奢华的客厅里面,胡姐就松开了我,然后轻轻的在我的耳朵边说道,不过在松手的瞬间,她的右手却飞快的在我腰上掐了一下。
    胡姐上去了,我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跟这个神秘的女人做任何的交流,因为这个女人身上,流露着一股拒人千里之外的冷。
    冷,不可接近,而且有点傲。
    倒是很配这里的感觉,奢华的别墅,那种高雅的风格下面,却有着冷清和寂寞,也许这里经常就是空荡荡的,没有人住吧?
    “原来你就是那个零号,听说你的手法相当好,很多人的一些医院都治疗效果不好的病,你都能给治好,那你为什么不去大医院上班?”那个神秘的女人坐在沙发上面,看似在欣赏鱼缸里面的龙鱼,却轻轻的说了一句。
    “每个人都有适合自己的生存之道,我觉得这样也很好啊。大医院,人浮于事,要价不菲,却只惦记着从病人那里挣更多的钱,并不是很负责。”我看了那美丽的侧影一眼,心里却微微的酸了。
    我和她有过一面之缘,她应该记得我,可是她这态度,却让我心里不知道为什么会难受。
    “你们的收费也不低啊,我想你要是真去了医院,很快会出名吧?到时候为更多需要的病人服务,钱也有,名气也有不好吗?我也认识一些人,如果你想去医院,都可以安排的。”这个神秘的女人再次开口了。
    “我已经习惯了,那样太累,而且要受到很多的制约。”有些声音发涩的,我不想再继续这样的话题。
    在医院理疗科工作,名义上好听,实际上还不是被人看不起,病人动不动就发火,挣的钱不多,还要受气,病人的气,主管的气。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活法,我不想整天面对那些被大医院坑得钱财耗尽,情绪不稳的人,我不喜欢那样的感觉。
    虽然我这行还是会有一些约束,可相比之下,只要把握住那个度,其实很轻松。
    又陷入了沉默之中,我也不再看她,好像我们之间的距离虽然短,却咫尺天涯,果然,我们还是不同世界的。
    十分钟之后,楼上那个健身房里面,胡姐轻轻的叫道:“零号,你上来吧,我已经准备好了,妹子,你就先看看书吧,要不在我边上聊聊天也行。”
    如果有人在边上,我想胡姐也不会表现得太过,所以我立刻就认真的听着,我希望这个神秘的女人上去,哪怕就是在边上不说话都行。
    “不用了,我就看看新闻吧。”她没有动,反而是打开了电视,似乎无动于衷。
    看来,今天是真的要小心应付了,过界和亚过界,一线之间,我真不知道这次自己能躲过这一劫。
    这个警花为什么会和觊觎我的胡姐在一起?
    她为什么戴上面具不以真面目示人?
    我又是否能逃脱胡姐幸福的骚扰?
文章关键词:上门服务,男按摩师

    水帘洞会所(www.latinpass.com)是上海最顶级的桑拿按摩会所之一,致力于为成功人士与高端顾客提供优质服务的桑拿会所。作为2017年最流行的休闲会所,水帘洞养生宗旨最重要的就是维护生命的阴阳平稀!在水帘洞会所可以告别情绪所带来的烦闷,达到身心同养,灵性双修。
    关注水帘洞,随时找到最真实、最顶级、最具性价比的休闲会所。更多的优惠活动正在发布中,欢迎新老朋友前来体验与观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