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门按摩

当前位置:主页 > 按摩资讯 > 上门按摩 >

145家足浴连锁店的老板要砸5000万元做上门推拿App

来源:百事通             发布时间:2017-10-27             查看次数:
美女
    “推推熊”创始人徐晓富:
    145家足浴连锁店的老板
    要砸5000万元做上门推拿App
    本报记者 金梁
    当雕爷的河狸家(上门美甲App)大红大紫之后,O2O上门服务成了诸多互联网创业者的攻坚方向,上门做饭、上门洗车、上门家政、上门给猫狗洗澡,各种业务接连涌现。
    目前的“上门服务”中,哪个类目最火呢?当属上门按摩。
    记者细数了一下,从2014年末到2015年6月,一下子冒出20多家做上门足疗按摩推拿的O2O服务App。如北京的“功夫熊”、“点到”;上海的“华佗驾到”;昆明的“e足疗”;深圳的“九阿哥”……
    仅在杭州,就有四五家做上门推拿的互联网企业,本期采访的“推推熊”就是其中一个。它的起步时间并不比其他几家早多少,但产品内容已升级到了2.0版。
    “80后”创始人徐晓富本身是传统足浴行业出身,在全国有145家连锁店。2014年,他产生了做推拿O2O业务的想法,开始组建互联网团队。
    徐晓富觉得,“推推熊”在1.0版时,让推拿师上门服务,是“解放”了手艺人;到了2.0版,要“解放”足浴店老板。
    18岁做足浴店老板,31岁投身互联网
    1983年出生的徐晓富,江西九江人,在浙江打拼多年。初次见面,阳光帅气,不像是在传统行业干了多年的老板。
    16岁那年,徐晓富只身去深圳打工,卖力气干粗活也赚不了几个钱,于是他决定学一门手艺:足部按摩。
    一年后,他成了一家足浴店的“明星员工”。
    2000年,他带着200元来到桐庐,再次干起了足浴按摩师。次年,他盘下了一家即将倒闭的足浴店,开出了第一家“阿富足浴店”,那一年他才18岁。
    虽说当上了老板,但头痛之事接踵而来,足浴店才经营了一个月,账面就亏了近千元,顾客不上门,发不出员工工资。年轻的老板使出浑身解数,上街发传单、联系老客户、引进“深桶中药泡脚”等新项目……渐渐地,“阿富足道”品牌打响了。
    2004年,他尝试在杭州开设门店,但生意不佳。于是,他瞄准了三四线城市,在浙江、江西、江苏、福建四省开了100多家连锁店,在全国各地的员工也达到2000余人。
    创业艰辛,形成了徐晓富个性坚毅且寻求创新的特点。因为在传统足浴行业,不创新就意味着被淘汰,没口碑意味着没生意,而这些,也是如今互联网创业圈所遵循的生存法则。
    2014年,徐晓富决定做一家互联网创业公司,把传统推拿业务放到“线上”去。“如果守着阿富足道的百家连锁店,肯定会走下坡路,还不如提前找一条出路。”
    这一年,他正好31岁。
    为摸同行的底,曾被连续按摩4小时
    2014年是上门业务的起始年,整个互联网在尝试各种类型的上门服务。尤其是雕爷的河狸家出现后,一度把“手艺人O2O”炒成了最热门模式。
    思维活跃的徐晓富,一下子看到了机遇。
    “2013年,我们成立了一家互联网公司(杭州微来往),做本地生活服务的微信公众号,积累了数万人的粉丝,在桐庐曾尝试过用手机下单、预约推拿师的到店服务。”徐晓富说。
    2014年,徐晓富想做上门推拿服务。当时,北京已有类似产品出现,且拿到了风投,上门推拿一下子被炒热了。
    对徐晓富来说,传统足浴行业出身就是其最大的优势,尤其是技师资源的整合,但困难并非没有。“上门服务,传统门店也是有的,但都是通过电话预约熟悉的技师上门。而用手机下单的上门服务,玩法完全不同。”
    徐晓富决定先去做做市场调查,看看竞争对手是怎么干的。他和创始团队成员到了北京,在酒店预约某上门推拿品牌的服务。“这个品牌当时的技师人数还不多,但营销方式不错,这一点就很值得我学习。”
    第一次推拿下来,徐晓富内心很不平静 。“对方标准化的上门流程非常赞,技师戴口罩服务、计时器的使用,这些细节都是我以前没有考虑到的。”徐晓富说,他自己以前就是技师,从推拿手法角度来说,其实来上门推拿的技师水平一般,但附加了互联网手段之后,让整个服务变得非常有趣。
    数月之后,他又去上海体验。这一回,他同时预约了几个上门推拿品牌,连续被按摩了4个小时。“那次按得实在痛死了。”
    “有些结算需要现金支付,有些客服体系不好,有些技师到达时间太晚……”不同的体验之后,让徐晓富对上门推拿的要求越来越高。
    1.0版,以高薪“抢夺”传统门店技师
    2015年初,徐晓富创立的“推推熊”在桐庐试运行,他先让自己门店的个别技师注册成为上门技师。产品相对成熟之后,正式在杭州上线。
    2015年4月,“推推熊”获阿富集团1000万元人民币注资。这笔投资其实就来自徐晓富自己。据他介绍,先帮“推推熊”快速起步,未来还会将资金追加到5000万元,等稳坐杭州地区头把交椅后,再在沿海城市全线铺开。
    6000元底薪,80%的提成,让“推推熊”招募到不少有经验的推拿技师。“每一个技师,我都让他先给我按一按,看看手法如何。”
    徐晓富定了三个要求:技师要有经验,大多要有五六年以上的行业经验,有的甚至是10年以上;服务流程要比传统店好,每位技师的服务半径正常在7公里以内,减少客户等候时间;技师的个人素质要比传统店高。
    事实上,一名普通的推拿技师在足浴店的月薪待遇在四五千元,如今有互联网企业愿意拿出更多的钱去挖,他们自然乐意“上线”。
    客户通过App下单,预约相应技师和上门时间,而后,技师上门服务,不论是在单位还是在家,甚至可以在咖啡馆。再加上36元/20分钟的颈椎推拿服务,86元/40分钟的腰背推拿服务,业务量明显上升。
    数月前,“推推熊”公布,旗下技师数量有30多名,技师日均单量为5单。“推拿师每天的上门极限在6—7单左右,我们目前的技师出单率已非常接近这一极限。”徐晓富说。
    从干掉实体店到整合实体店,思路变了
    从某种程度来看,“推推熊”的出现,是在革徐晓富的老本行的命,但他觉得这才是方向。
    最近两年,因为市场变化,足浴推拿按摩市场正在萎缩,实体店的生意越来越不好做,如今被互联网企业一搅局,实体店的生存空间更小了。徐晓富本身就是足浴店老板,他对这种变化更为敏感。
    “‘推推熊’的口号是推倒一切,6月份上线的新版本中,我们要‘推’倒的就是足浴店老板。”
    这样的转变,其实有一个背景。
    今年,在杭州就出现了三四家做上门推拿业务的互联网企业,大家都在找推拿技师,有的甚至把月薪开到了近万元;每家企业在抢新用户上也是不遗余力,“1元享受上门推拿”这样的促销方式已是常态;每家企业都在学习Uber,通过各种营销手段和活动赞助,把品牌传播出去。
    “上门推拿行业已出现了倒闭和并购的情况,推拿技师数量一再增加,服务范围一再扩大。但对于互联网企业来说,技师越多,企业成本则越大,总有一天会变成巨大的包袱。”
    于是,徐晓富将上门推拿和到店服务进行了融合。
    记者看到,他在App上面增加了一个商家入口,用户可以通过搜索找到附近的足浴推拿商家,然后可预约到店服务或上门推拿。
    他的理由是,足浴店技师有时是空闲的,“让空闲技师出去做上门服务,且能拿到70%的提成,既能增加技师们的收入,也让足浴实体店有了生存空间。”
    徐晓富希望“推推熊”不仅是喊技师上门推拿的工具,同样也成为足浴店商家的服务平台。
    那么,足浴店老板们会接受吗?徐晓富说这不是问题,因为身为100多家连锁店的老板,他了解老板们的痛点:房租、人力成本等“内患”,互联网搅局带来的技师外逃等“外患”。而如今,把这个平台免费提供给这些老板,既能帮他们拓展客源,又能让技师们增加收入,定下心来。
    而对于“推推熊”来说,不需要再扛着技师们的月薪“包袱”,且能收获大量的用户健康数据,所产生的附加值,这才是徐晓富所看重的。
文章关键词:足浴店,上门推拿,上门按摩,连锁店

    水帘洞会所(www.latinpass.com)是上海最顶级的桑拿按摩会所之一,致力于为成功人士与高端顾客提供优质服务的桑拿会所。作为2017年最流行的休闲会所,水帘洞养生宗旨最重要的就是维护生命的阴阳平稀!在水帘洞会所可以告别情绪所带来的烦闷,达到身心同养,灵性双修。
    关注水帘洞,随时找到最真实、最顶级、最具性价比的休闲会所。更多的优惠活动正在发布中,欢迎新老朋友前来体验与观赏!